滾動新聞:
-菲國新聞(2020-10-10 01:44:35)-菲國新聞(2020-10-10 01:41:45)-為確保通過2021年國家預算案 杜特地要求召開國會特別會議(2020-10-10 01:14:02)-維拉斯戈抨加耶丹諾想當總統(2020-10-10 01:13:43)-加耶丹諾突然宣佈休會 杜特地總統感到被愚弄(2020-10-10 01:13:30)-涉性侵女囚犯 菲國警高官被控(2020-10-10 01:13:14)-後天開始國家身份證登記(2020-10-10 01:12:59)-維拉斯戈承諾眾院不再由少數人控制(2020-10-10 01:12:47)-杜特地認為眾院不應休會(2020-10-10 01:12:33)-杜計:逾半新冠死者抵醫院時已死(2020-10-10 01:12:13)-新增2996宗確診 總數達334770(2020-10-10 01:12:00)-新比利畢監獄2幫派廝殺 9死(2020-10-10 01:11:45)-大岷區27醫院床位告急(2020-10-10 01:11:32)-政府考慮批準俄在菲設疫苗廠(2020-10-10 01:11:03)-工會譴責推遲發放13薪提議(2020-10-10 01:10:47)-披索匯率延續升勢 菲股輕微下跌0.19%(2020-10-10 00:28:31)-央行28天期債券利率上升(2020-10-10 00:28:21)- 美國報告:菲律賓投資環境繼續改善(2020-10-10 00:28:10)-金融市場流動性注入達到1.9萬億元(2020-10-10 00:27:59)- 菲律賓與美國簽署經濟雙邊援助協議(2020-10-10 00:27:49)-薪傳(2020-10-09 21:04:50)-海韻(2020-10-09 21:03:39)-華社(2020-10-09 21:02:39)-菲國新聞(2020-10-09 02:12:51)-菲國新聞(2020-10-09 02:08:15)-總統警告眾議院 不通過預算將介入(2020-10-09 01:43:50)-總統府澄清:耆老可出外工作購物(2020-10-09 01:42:58)-中國科興疫苗將在菲 進行第三期臨床試驗(2020-10-09 01:42:44)-中使館向菲宗教團體捐贈抗疫物資 (2020-10-09 01:42:24)-維拉斯戈促眾院復會討論預算案(2020-10-09 01:41:57)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→ > 時事評論

劉映虹:鋪內的雜貨店

2020年10月01日 15:36 稿件來源:菲律賓商報   【字體:↑大 ↓小

  因著一條碎花連衣裙,我又來到了那間熟悉的雜貨店。

  這條窄窄長長的深巷叫大鋪內。如今的大鋪內,服裝店和鞋店夾立,間或一兩間賣日用品的,還有一家藥店。奇異新潮的服裝招搖著牽引路人的目光,隔著玻璃門都能釋放出一絲魅惑的意味;鞋店的貨架上,誇張的高跟肆無忌憚的張揚,就像妙齡女郎踮腳,站姿挺拔;晶晶亮的鞋面在陽光折射下閃著狡黠的光……在這時尚與年輕統治的小小領域裡,雜貨店並不曾受到任何衝擊,它沒有暮氣沉沉的衰老氣息,你來,或不來,它都只是那樣淡然的存在著,就跟店主人一樣。這個老人,70歲的模樣吧,滿面紅光,精神矍鑠。記憶裡,多少年前他就是這樣的容顏,似乎就不曾年輕過,現在也沒有變老。

  店舖前鋪著幾寸晃眼的陽光,老人正對著我們,在一排支起的及胸高的玻璃櫃前隨性地站著,兩手耷拉在櫃頭——這是他一貫的姿勢。橫在門前的櫥櫃裡是各色針線、暗扣、別針什麼的,左右兩邊靠牆各延伸出去一張鐵絲格網,左邊夾著日曆、通書,右邊夾著各種花樣的小布貼……

  停好我的“坐騎”,踏進店舖門,腳下的灼熱感就被一地紅磚吞食了。老式的紅磚,紅得像熟透了的蝦,又似一杯醬紫的陳釀,那麼的紅,就像把熱氣全部嚥下,再呈上一片清涼。

  儘管擁擠逼仄會給人以脅迫感,但店裡確實不太熱。三面貨架擺放著各種商品,洗髮水、毛線團、香粉、老牌子香皂、樟腦丸……店舖中間用大塊木板支起個“桌面”,上面放置玻璃格子鑲木框的櫥櫃,整面櫥櫃幾乎被堆壓在上面的一卷卷的花邊、鬆緊帶,一軸軸的布匹淹沒,僅露出“冰山一角”,勉強可以看到櫥櫃裡有紐扣等雜貨。不大的空間裡,密密匝匝,琳瑯滿目,一眼望去,除了商品,還是商品,只在右邊留一條勉強能站一個人的過道。

  店舖裡的東西,很多都是外面買不到的物什,也算不上多稀奇,卻應了那句話:“只有想不到,沒有做不到”。這是名副其實的“雜貨店”,凡所應有,無所不有。在這裡,你要是捨得花上點時間細細地看,就會禁不住感慨:這世上居然還有那麼多你不知道的東西存在。

  店裡除了細小零碎的東西有收納的櫥櫃,其餘東西都是隨便擱著的,並沒有碼得齊整,都比較凌亂。可是,這些東西的大概位置似乎倒是固定的,並沒有多大變動。你要買什麼,以前是這個位置,現在還是這個位置。也許,這還真不是因為老人懶,確實是東西太雜了,不好歸類不好記。固定一個大概位置,找起來也方便。也正是因為這樣,我輕車熟路的很快就找到了適合我用于改裙子的白色蕾絲花邊。老人拿來那把木尺——經年無數次的摩挲,木尺變得更加圓潤光滑了,上面的刻度已經有些模糊。老人很快地丈量好所需的長度,開剪之前照例問一句“我可剪了嘿”,這是一句“溫馨提示”,告知的是“這一剪下去,若不喜歡,也覆水難收,後果自負了”。在獲得許可後,“卡嚓”一聲剪下,然後說一句“加上去,肯定漂亮的啦!”滿滿自信的語氣,既是對這蕾絲花邊的肯定,也是在為自己拿貨的眼光而自豪。

  我在錢包裡翻找著錢,老人在跟小兒說著話。小兒九歲,雖不壯實,卻很高大,臉上肉嘟嘟,白白淨淨的。老人對小兒“嘖嘖”讚不絕口,反覆地問他:“哎呀,你告訴叔公,你怎麼就能這麼漂亮呀?”這不同于一般生意人禮貌式的敷衍、討好式的寒暄。我可以真切地感受得到,老人是由衷喜歡小兒的,因為打小兒從車座上下來,老人的眼睛就幾乎沒從他的身上挪開過。

  在老人那掩藏不住的似水閘洩露的歡喜裡,我似乎忘記了兒子在家不那麼聽話的“劣跡”,一屋子的時光霎時柔軟下來,我的心底裡也生出了如許溫柔……

  “時間過得多快呀,這麼大了……”老人看著小兒,突然感慨。

  是啊,時間真快!快得很多人和事根本來不及憶起,就被輕易地抹去。關于雜貨店,我只記得頻繁光顧之時,我還是婷婷少女。

  那時的老人依然是現在這一身裝束:白色無袖汗衫,米黃色及膝布褲。這一身,好像一穿就穿了二十多年。在腦海裡搜尋了一下,奇怪于記憶的影像裡只有老人穿白色汗衫、米黃布褲的模樣。為什麼缺失了他身著冬裝的這一塊記憶呢?也許光臨雜貨鋪的時間大多是夏季或初秋吧。熬過瑟瑟嚴冬和料峭的春寒,抖落掉一身厚重的皮囊,當世界溫暖、亮堂的時候,心兒也蠢蠢欲動,帽子盛行,裙子翻飛,輕裝上陣。愛好女紅的我,總能別出心裁,自己動手改造衣物。草帽太素了,來這買絲帶、絹花裝扮一下;衣服、裙子太單調了,來這買點花邊,做一個蝴蝶結裝飾。一點心思,一點改變就有大不同的效果。獨一無二又適合自己的穿著總能引來追隨的目光,讓人想複製卻又只有羨慕“手巧”的份。依仗著有這個神奇的所在,我甚至誤買了有瑕疵的衣物,也能不被敗壞心情,因為到這來總能淘到好的玩意兒,動手改造後的瑕疵品竟比原來的更好。少女時代,這小小的雜貨鋪,就像一個神奇的魔法室,總能配合我來百變著我的小日子。

  後來,居家更講究的是實用,經常來這買針線、鬆緊帶、暗扣。再後來,有了小孩,縫縫補補是日常。有一次,小兒的袖臂被釘子鉤住拉扯出一個大洞,衣服扔了太可惜,我到這店裡來淘到了小熊布貼,回去縫在破洞上,不僅挽救了一件衣服,還變成一件與眾不同的“絕版”……雜貨店就是這樣,似乎總能想我所想,急我所急,貼心地幫助我解決生活中的一些小問題。

  騎行在回家的路上,街上行色匆匆的人流、川流不息的車輛,紛繁迷亂著我的眼際。回望身後路——那條通往雜貨店的小巷,突然感慨良多。

  在這座小城裡,雜貨店是俗世煙火中尋常的一縷,尋常得你幾乎忘了它的存在。偶爾想起,它又像喧囂裡傳來的一聲渺遠的梵音。它與世無爭,從來無需去招徠生意,不用裝點門面,不用吆喝叫賣,知道它的,需要它的,你就來;你不來,它不急,亦不躁,無懼,亦無憂。在這裡,好像一生的光陰很短,短到只需進一次貨;一生又好像很長,長到進一次貨,就足以賣它到天荒地老。它只是小城一隅,卻貫穿了很多小城人的一生。它在不經意間,曾窺見過我浪漫的少女心,也見證過我殷殷的慈母情。某一天,當我老態龍鍾,拄杖前來敲門,會否有新主人將我歡迎?

要聞回顧
    友情鏈接
任你躁在线精品免费,狠狠热精品免费视频,青青在线精品2019国产